左夜

情深不寿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

补档
前两周被和谐了
明明这么纯洁

天坛中学校园日报【节选】



1.
为响应国家全民健身号召,我校举行了“阳光运动,健康学子”主题月活动。其中,高二五班开展了别开生面的掰腕子比赛,经过激烈的角逐,冠亚军将在张继科和马龙之间产生。
比赛当日,二人双手紧握,四目相对,不相上下,四十五分钟过去后,终于在体育老师的恫吓下,将双手分开。
围观了全程的许同学表示,这是他见过最无聊的一场掰腕子比赛。


2.
“文以寄情,不忘师恩”九月主题征文大赛开始了。
我校同学热情高涨,积极参与。
其中,一年二班樊振东同学的作文《我那可爱的胖老师》荣获年级组金奖。
作文主人公王皓老师与爱徒共同参加了颁奖仪式。
据知情人林某透露,下台后王皓老师没收了樊同学的奖品——五张海鲜自助券。


3.
期末考试即将来临,同学们学习热情明显上升。
昨日,政教处刘主任在巡查晚自习时发现,二年五班两位同学男同学张某马某在后排拉拉扯扯搂搂抱抱。
经了解盘查,张某称在向马某请教“右手定则”。
刘主任对此理由表示相信并表扬了张某不懂就问的精神,号召广大同学向其学习。


4.
“师生共同努力,打造平安校园”十月安全主题活动于本周正式展开。
对于校园安全问题,我们特别采访了我校保安队长。
队长建议大家不要随便翻越围墙,由于我校围墙较高,并设有防盗铁网,翻越难度很大。
上周,我校高二某方姓同学,翻墙未遂,挂在围墙上三个小时才被保安救下。
我报记者为此采访了方某,他对自己的行为表达了强烈的懊悔,并称想通过本报向他的联盟队友们说一声抱歉。
“张继科同学,马龙同学,许昕同学,崔庆磊同学,对不起!在你们都成功翻出墙后,我没能按时与你们在网吧汇合,对于给你们带来的无法组队的困扰我表示非常抱歉。”
在确认刘主任每期校园日报都会认真阅读后,方某对着我们的记者这样说道。

5.
上周五,刘主任就我校学生恋爱问题召开了一次以“树立健康恋爱观,行为坚决不越线”为主题的教育大会。
会议再次申明我校对于正常恋爱的“不支持,不禁止”的态度。但同时也强调:什么年龄做什么事,一些超出年龄的过于早熟的亲密行为,政教处将予以严厉打击。
以后晚自习课间,将会对小树林,紫藤架等地进行地毯式排查,一经发现违规行为,将严肃处理。
会后,二年五班张某马某主动要求承担小树林区域的课间搜查工作。
对于两位这种牺牲个人时间,维护校规校纪的行为,校领导表示了高度的赞扬。
在此,本报号召广大师生学习这种奉献精神,为政教处分忧解难。

非亲非故【4】

@星海 @坂田小春卷 盲联,放飞了
-----------------------------------------------

礼堂已经座满,马龙站在最后排,看着台上侃侃而谈的男人。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过去,那人并没有被时间苛待,褪去了少年人的青涩莽撞,台上的他举手投足间都透着沉稳与成熟。

这种气质对于尚在象牙塔中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种强烈的吸引。在提问环节,学生们前所未有的积极,问题也是五花八门:专业选择,创业方向,留学的利弊,甚至择偶标准婚恋观。张继科从始至终耐心作答,做足了平和可亲的学长范。

马龙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专门报了话术培训班,从前的张继科可不是这个脾气,和人聊天向来是“恩,啊,知道”走天下。

----学长,你刚刚说“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也是促进成功的一部分”, 那多谈几段感情岂不是就有了能够“促进成功”的“好多部分”?求学长赐教恋爱秘诀!

无厘头的提问惹得观众哄堂大笑。
张继科也被这个不走寻常路的问题搞得一愣,过了几秒才摆摆手让提问者坐下,开始回答。

----每一次失败,包括感情的失败,通过思考与总结,都是可以成为人生财富的,所以你这种想法理论上也是可以的,说不定你通过总结经验可以成为恋爱大师呢。
-----但是我仍然想说谈恋爱要慎重,尤其在年轻的时候,不要为了错的人随意挥霍感情。


此时的张继科和记忆中的少年完全割裂了开来,马龙忽然间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与失落。
那个坐在围墙上大喊“我喜欢你又不犯法,早晚耗到你同意”的高中生,不知不觉,竟然变成了眼前这个语重心长教育年轻人不要随意挥霍感情的社会精英。


或许,所有困住自己的情感和记忆,都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执念罢了。对于另一个人而言,那些过去,就像他自己说的,成为了“促进成功的一部分”。

张继科早已一路向前,只有自己还挣扎着守在原地。


马龙突然觉得很没意思,自怨自艾唱了多年情深似海的戏码,蓦然发现,原来对手早就下了台卸了妆。


“马老师,我在群里问了一下,咱们系有几个学弟在第七排坐着呢,他们出来换咱们去坐会儿,站得腿都酸了。”林高远朝马龙晃了晃手机。

“别麻烦他们了,也快结束了,要不咱们先走吧。”

“也行,正好我饿了,去吃午饭吧。”


----学长你现在单身么?
转身推门的时候,马龙听见有人提问。
脚步不自主顿了一顿,然后听那个人答道:“是的。”

快步走出去,将热烈的起哄声关在门内。

他撒谎!

马龙有些气,不是气张继科,而是气自己,明知道他在说谎,却忍不住存有一丝侥幸。



林高远没察觉出马龙有什么不对,很热情地介绍着各个食堂的特色:“口味俱全,任君选择!”

“这附近有好一点的餐厅吗?”马龙回过神来。

“嗯?不去食堂吗?我还想给你推荐几个窗口呢。”

“食堂以后有的是机会去,这两天麻烦你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这多不好意思啊……旁边酒店的烤鱼不错,而且跟学校有合作,本校拿学生证九折!”
林高远性格活络,又觉得和马龙投缘,自然也不扭捏推辞。

马龙被他逗笑,拍拍他的后背,示意带路。


J大旁边是个四星酒店,三层以下是对外餐厅,以上是住宿。环境不错,菜的口味也好,J大的学生经常来改善伙食,偶尔有校庆之类校友回校活动的,因着距离近,学校也都安排住在这里。

所以在这里遇见张继科也不算太意外。

张继科一行人进来的时候,马龙正在前台结账。

四目相对,二人皆有些愣怔。

“学长?”见张继科停下脚步,身旁的负责接待的学生出声询问。

“遇见一个朋友,你们先去点菜吧,我一会儿就过去。”张继科说道。


很快,大厅里就剩下了张继科和马龙两个人。


“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张继科率先开口。

“刚回来,谁都没来得及联系呢。”

“哦。”
张继科似有似无地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只是直直地盯着马龙看,仿佛要在他脸上盯出花来。

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那个,恭喜你哈。”马龙没话找话,一边祈祷林高远赶紧出来。

“恭喜?恭喜什么?”张继科的疑惑倒不像是装的。

“恭喜你结婚啊,你不是说今年要结婚了?”

“啊,那个….”张继科像要说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却也只是含糊地说了声谢谢。

“马老师!我来啦!打道回府?”林高远从卫生间出来,热情的从背后往马龙身上一扑。胳膊顺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马龙已经要被这谜一般的气氛弄到窒息,碰到了救星一般,下意识的抓住林高远的手,把它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也笑道:“打道回府吧。”

张继科看着他俩的动作,眼神不禁暗了暗。

“诶?优秀学长?!”林高远注意到张继科“马老师,你俩认识啊?”

“嗯,老同学。”马龙向他简单介绍了一下张继科,交换了电话号码便告别出来了。



回去的路上林高远的嘴就没停过,很显然,张继科和马龙是同学这件事激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用他的话说,第一次离成功人士这么近。
一路上问东问西,马龙一开始还试图敷衍搪塞,到最后实在被他缠不过,只好认命般有问必答。

回到宿舍依然是收拾屋子,马龙带的衣物等生活用品倒是不多,多得是资料书籍,还有各种手办。
整理的过程,他总是不能集中精神,脑子里一会儿是张继科在台上说“不要为错的人挥霍感情”,一会儿是林高远问的那句“你说跟张继科不熟,为什么知道他这么多事?”
待所有东西都整理完毕,天已经暗下来了,吃了点外卖,马龙很快就瘫倒在床上---这俩天实在折腾得太累了。

被电话铃吵醒的时候,马龙还在疑惑,回国刚买的手机卡,怎么会有人打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带着醉意的声音时,他才反应过来----中午给张继科留了电话号码的。

“我喝多了,我喝多了……”电话那头的人不断地重复这句话。

马龙知道,他是真的醉了。


高中的时候,他们几个大半夜在烧烤摊上喝光了一整箱冰啤酒,那个时候的张继科也是这样,醉得满脸通红,趴在马龙的背上:“我喝多了,龙……”

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呢?
“张继科!你这个垃圾!再喝就吐死你!”

骂一通,然后送他回家,路上还要买醒酒药给他。


“我喝多了…..”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不知为何竟然透着几分委屈“你来看看我,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马龙不知道他这通电话原本是想打给谁的,他也没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等他理智回笼的时候,他已经买好醒酒药,带着养胃粥站在张继科的房间里了。



非亲非故【1】

@坂田小春卷 @星海 短打互坑盲联,狗血不要钱
---------------------------------------------------


北方的秋天来得早,马龙刚一出机场就感觉到了凉意,粗粝的风直往人骨缝里钻。他裹了裹外套,紧走两步,跟上了前边推着行李箱的青年。青年朝他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马老师,车停得有点远,就快到了,您冷的话可以穿我的外套,我不冷。” 马龙摇头:“没事,不冷。”青年也没再多言,只是加快了脚步。
 
 
车上空调开得挺大,马龙很快就暖和过来,只是裸露在外的脚踝短时间内一冷一热,有些丝丝发痒。碍于旁边坐着来接机的新同事,他也不好意思有什么动作,忍着痒意端坐如钟。
 
“马老师,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林高远,J大政治专业博士在读,先做一年助教实习,争取明年毕业留校当讲师,以后还请马老师多多关照。”瘦弱的青年意外的健谈,边开车边自报家门。
 
“我才是初来乍到,还要你们多多关照呢,今天这么冷,还麻烦你来接机,辛苦了。”
 
“马老师您太客气了,为你服务是我的光荣,以后有事尽管吩咐,小的鞍前马后绝无二话!”林高远故做滑稽的语调使客气僵硬的气氛很快缓和下来。
 
“不过,马老师,今天您真是吓我一跳,他们跟我说来接个教授,我寻思着要么就是白发苍苍老学究,要么就是聪明绝顶地中海,您这也太年轻了。”说到“地中海”,林高远还形象地在头顶划了个圈。
 
马龙被他逗得直笑:“我也不年轻了,奔三了都。”
 
“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回头您把保养方法告诉我呗,我去拯救一下我姐那肆意生长的鱼尾纹。”
 
马龙听出他故意逗贫,还是忍不住笑,这小孩挺好玩的,比他上学时候活泼多了。
 
“马老师,南方没这么冷的天儿吧,这边前两天下了几场雨,降温不少,S城的天气就这样,往后就越来越冷了,您身上这身太薄,得去买点厚衣服,您要是找不到商场周末我可以带您去,emmmmm……我这周应该有时间。”
 
“不用不用,我是S城人,就是好久没回来了,过两天我自己去买就行。”马龙不习惯麻烦别人。
 
“马老师是S城人啊!那就好那就好,不过这两年S城变化挺大的,新建了不少商场,地标,公园什么的,您可以找朋友跟您出去逛逛。”
 
“嗯。”马龙应了一声,偏头看向窗外。
 
八年没回来了,这个城市对他来说几近陌生。
 
朋友的话……八年前,倒是有一个。
 
是自己贪心不足,明知道进一步是悬崖,也要跳上一跳。
 
 
 
 
打开手机,微信置顶的聊天仍是三个月前:
 
张:我今年结婚的话,你会来吗?

被楚留香×白展堂的视频虐到两眼泪花流😭

😭😭😭😭😭😭😭已经超级棒了,为师兄弟打call

回忆当年
Emmmmm打击早恋